在我小的时候,我很怕蜘蛛。

《女巫7》双飞组万圣节贺文

不甜,慎阅。

正文:

       临近傍晚,安吉拉到达贝尔德村庄。除开村口有几个全副武装的年轻人正围坐在一起吃饭,这里和其他村庄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安吉拉心下稍安,努力扯出一丝微笑走上前去。

       那几个年轻人见到美丽的旅人似乎没有多少戒备,停下碗筷看向陌生人,其中领头的人问:“你好,你到这里探亲吗?”安吉拉摆摆手,回答道:“不不,我要到柏森村去探望我的姑妈,今夜想在这里借住一宿。请问你们这里有旅店或是民宿吗?”

       几个年轻人对视一眼,刚才的人继续说:“我们这里没有旅店也没有民宿,而且最近有些不太安全,如果你愿意的话,再往前走三个小时就能到镇里,那里应有尽有。”安吉拉抬头看看天色,面露难色:“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安吉拉虽高,但身形苗条,那人上下扫她一眼,放下碗筷:“那好吧,我带你到村长家去。”安吉拉连忙摆手:“不用麻烦几位小哥,你们给我指个方向,我能找到。”那人坚持:“不行,最近情况特殊,我得把你送过去。”

       说是护送,但实际上是监视。那人把安吉拉送到村长家,让她等在客厅,又进去和村长说一番话才离开。安吉拉听力比常人好上许多,两人的对话她一字不漏,大概就是说晚上得派个人看着她。安吉拉撇嘴,派个人就能看住她了?

       不过安吉拉很快就乐不起来了。敲门声响起,法芮尔推门而入,冷漠的眼神扫过屋里的不速之客,接着径直走向从屋里迎来的村长:“小队已报道完毕,吃完晚饭和桑巴交接之后就能开始工作。”

       安吉拉伸出手去,叫声却堵在喉口。法芮尔背对着她,村长有些奇怪的看着她的动作,安吉拉只得向村长挥手:“村长您好,可以给我倒杯水吗?”村长点点头,吩咐法芮尔:“你给她倒杯水,我手里还有些事务。”法芮尔应道:“好。”也不看安吉拉,直接走到花墙边拿过一个倒扣着的杯子,冲过水后兑满整整一杯开水,递到安吉拉面前。

       安吉拉听见里间的关门声,动动手指布下一层消音的魔法结界,伸手覆在法芮尔端着开水的手背上,低声唤道:“法芮尔,我以为你……”法芮尔紧握着开水,闻言不见一丝波澜,只死死盯着安吉拉说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安吉拉一愣:“你……”法芮尔见她不说话,把水杯塞到她手里,转身离开:“我还得回家做饭,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到我家找我。”安吉拉被滚烫的杯壁烫得一抖,水杯被她甩出去,开水溅到了法芮尔的背上,但她依旧向前走着似乎毫无所觉。

       “啪”一声,水杯在地上裂作数片,安吉拉的心随着这声音也破碎起来,这让她不由自主追出去,小心翼翼地跟在大步向前走着的法芮尔背后。饭点时分还在屋外的村民不多,天色微暗时,安吉拉跟着法芮尔回到了她破旧的小屋里。

       法芮尔没有理会安吉拉,推开厨房的门,点亮了厨房里的油灯。安吉拉四处张望一番,跟着法芮尔走进门里去。法芮尔依旧背对着安吉拉,处理着手里的灰毛野兔。安吉拉心中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只好开口问道:“法芮尔,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法芮尔转过身正对着她,手里的刀亦未停止,鲜血淋漓的死兔眼球爆出,随着法芮尔的切割上下抖动。法芮尔脸上带着一丝丝微笑,语气轻柔的说:“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安吉拉舔舔嘴唇,咽下喉咙里因为紧张蓄起的唾液:“没什么,额,我只是以为你遇见了什么危险,特意回来看看你。”

       法芮尔微笑着点头:“谢谢你的关心,我们只是遇见两只觅食的熊而已,受了一些伤。”安吉拉“哦”一声,说道:“你认识我吗?”兔子已被处理完毕,法芮尔转身把兔子放到砧板上不再说话。安吉拉上前,站到法芮尔身后,抬手想拍法芮尔的肩,却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这下,她总算知道眼前的人出什么事情了。

       这是两种炼金术士才会使用的药水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淡淡的能够让尸体彻底停止腐化,浓郁一些的是一种短暂的驻颜药水,通常是炼金术士在临死前一个月才会使用,他们想让自己以最美好的一面与爱人告别。

       安吉拉捂住嘴巴,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退后两步却又停下,挥手之间金色的魔力从指间流出。法芮尔剧烈挣扎起来,被魔力束缚到墙边,嘴上也被覆盖了一层淡淡的魔力,只能看见她撕心裂肺地张着嘴巴却没有声音发出。

       一连串的魔法被施加到法芮尔的身上,可法芮尔,或者说是这具尸体,并未有任何改变,只是一味的地挣扎。很快,法芮尔脑袋和四肢都耷拉下来,安安静静的被魔力绑在墙上。安吉拉背后有推门声响起,她转过头去,只见一头白发的瘦削男人正佝偻着背看着她。

       安吉拉的记忆阀门在这一瞬间被打开,就算过去十七年,这个眼神她也不会忘记。她停下手里疯狂的施法,对着男人喃喃道:“原来是你……我记得你。”

       弗兰狂斯呵呵笑起来,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脸色:“活路我给了你,是你自己不要的。你就和这整个村庄的村民们一起去死吧,女巫。”

       安吉拉尽力保持冷静,问道:“整个村庄的人都已经成为了你的傀儡吗?”

       弗兰狂斯沉默一下,讥笑道:“就算是女巫,也免不了在临死前想弄清所有事情吗?”接着他咬牙切齿地说:“很快,就是今晚。过了今晚,整个村庄都要给我哥哥陪葬!”

       安吉拉并不关心村庄里的其他人,她只是心痛身后的法芮尔:“可这个孩子呢?她年龄比你小很多,那个时候她才刚出生!”

       就在这时,桑巴的大嗓门响起:“弗兰狂斯,你怎么回事?让你叫法芮尔出来,你俩人呢?”弗兰狂斯转身跑出去,嘴里大叫:“桑巴,女巫,女巫在法芮尔家里,法芮尔被她绑起来了!”

       安吉拉转身想抱起法芮尔,可她实在抱不动,又听见外面嘈杂起来,只得慌乱的跑出去。桑巴带领着白天出巡的小队刚刚回到村庄,几乎整个村庄的村民也都被这里的动静惊动跑了过来。安吉拉被围在法芮尔家门前,眼前的棍棒刺痛着她的眼睛。她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跑来这里了呢?

       一旦分辨出法芮尔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明了起来。眼神扫过蠢蠢欲动的村民们,安吉拉能够分辨出人群里还有十九个孩子已经和法芮尔一样成为了活死人。弗兰狂斯趁着夜色袭击法芮尔所带领的小队,并把他们都变成自己的傀儡。

 

       人群渐渐向安吉拉压来,夜色下的人脸都变得模糊不清。安吉拉长出一口气,手里燃起紫色的魔法火焰。妮妮远远看见这火焰,从天空向女主人俯冲。

       “你看,这月色真好啊。”安吉拉脑海中突然响起第一次和她躺在泥地上看月亮的法芮尔说过的这句话,这声音历历在耳,有如昨日。她不由自主抬起头,半圆形的月亮高挂在半空,不再是刚见面时的弦月。安吉拉微微笑起来,低声呢喃:“是的,月色正好。”



PS:狂鼠的哥哥是路霸,其他我就不剧透了,所以不用问相关剧情,后面都会一一道来。【其实是我自己还没想好一些非常细微的细节

狂鼠控先别气,我必须说这篇文里我最中意的单独角色就是狂鼠!

另:明天不一定更新

评论 ( 26 )
热度 ( 60 )
  1. 法鹰家有个天使阴重华 转载了此文字

© 阴重华 | Powered by LOFTER